琥珀屋失蹤之謎|琥珀|天然有機寶石|珠寶知識

[內容提要]:重建後的琥珀屋頂琥珀屋裏的裝飾物  當許多美國人在琥珀的指引下進入《侏羅紀公園》時,整個歐洲卻在為一座琥珀建成的屋子而瘋狂。這件稀世珍寶是普魯士國王1716年作. 什麼是玉?石之美者。要說人們為什麼鍾情和田玉,就必須知道人們. 祖母綠被人們視為愛和生命的象徵,代表著充滿盎然生機的春天。傳. 雞血石是中國特有的寶玉石,系辰砂與地開石、高嶺石等礦物天然集. 翡翠習慣上又稱為緬甸玉,是緬甸出產的硬玉。日本、俄羅斯、墨西. 比利時是世界鑽石王國。5個世紀裏,技術精湛的比利時技師們像中.


重建後的琥珀屋頂



琥珀屋裏的裝飾物

  當許多美國人在琥珀的指引下進入《侏羅紀公園》時,整個歐洲卻在為一座琥珀建成的屋子而瘋狂。這件稀世珍寶是普魯士國王1716年作為結盟紀念品贈予俄國的。但在200多年後,這座價值連城的琥珀屋被德國納粹搶走,二戰結束時,人們發現,琥珀屋失蹤了。
  牆紙掩護沒瞞過德軍
  琥珀屋始建於1709年,當時的普魯士國王魯道夫打算在柏林郊外波茨坦王宮建造一間奢華的琥珀屋。建成後的琥珀屋光彩奪目,面積約55平方米,共有12塊護壁鑲板和12個柱腳,全都由當時比黃金還貴12倍的琥珀製成,總重達6噸。
  1716年腓特烈一世為了與俄國結盟,將琥珀屋送給了來訪的俄國彼得大帝。彼得大帝原想將琥珀屋安在行宮冬宮裏,但還沒來得及做就離世了。
  這樣,琥珀屋也隨之被人遺忘。
  1745年,彼得大帝的女兒伊莉莎白女皇在察裏斯科建了一座豪華的夏宮,1751年,在對夏宮進行改建過程中,伊莉莎白突然想起了早已被遺忘的琥珀屋。在俄羅斯著名建築師拉斯托裏的監督下,用了一個月時間對琥珀屋進行了改造,使之成為夏宮的一部分。女皇隨後將琥珀屋作為舉行內閣會議和約會情人的地方。
  1942年,德軍入侵蘇聯後,夏宮的工匠本打算用紗和假牆紙把琥珀屋遮蓋起來。但這沒有瞞過德國人的眼睛,他們將琥珀屋整個拆下來,裝進27個柳條箱,準備轉移到德國哥尼斯堡的琥珀博物館。幾天後,琥珀屋被打包裝上了火車。這是人們知道琥珀屋最後的下落。
  1945年,蘇軍攻克哥尼斯堡後,由蘇聯建築家、考古專家和將軍組成的琥珀屋秘密搜尋隊湧入哥尼斯堡,對當地的莊園、城堡、貴族豪宅、地下室等可能隱藏琥珀屋的地方進行了仔細搜索,但一無所獲。戰後,蘇聯的一個尋找琥珀屋的組織根據一個德國人的指點,在波羅的海中打撈起17個箱子,可是,箱內裝的不是琥珀屋,而是滾珠和軸承。
  尋找琥珀屋
  在對琥珀屋去向的研究中,迄今最為廣泛接受的說法是這些箱子在1944年的爆炸中被毀壞了。哥尼斯堡美術館館長羅德博士的助手庫爾年科證實說,美術館的所有展品都在蘇聯紅軍攻進城前,被德國人燒毀了。
  其他人則相信,這些箱子仍然在加里寧格勒(哥尼斯堡的現稱)。許多人認為這些箱子被裝在一艘船上,沉到了波羅的海的深處,或者仍然在哥尼斯堡某個地下設施裏靜靜地藏著。但是科學家們卻對此想法很不屑,他們認為琥珀對濕度和溫度的要求較高,因此琥珀屋不能在地下保存至今。
  1997年,一批德國藝術偵探得到消息稱有人試圖出賣琥珀屋的一片琥珀,他們突襲了賣主住所,找到了琥珀屋的一片鏤花鑲嵌板。但這個賣主是一位過世老兵的兒子,他自己也不知道這片琥珀的來歷。線索再次中斷。最極端的一種猜測則是,史達林其實擁有兩座琥珀屋,德國人偷走的那一座是假貨。
  60年後的今天,又有兩個人提出琥珀屋早已被焚毀的說法。文章被登載在英國《衛報》上,在這個有關琥珀屋命運的新編故事中,主人公是一個名叫阿納托裏·庫楚莫夫的藝術史教授。在琥珀屋被納粹搶走前,他曾在葉卡捷林娜宮擔任琥珀屋的守護工作。兩名英國記者根據庫楚莫夫的日記推斷,遠在德軍將琥珀屋運至德國之前,蘇聯紅軍就已經放火焚毀了存放琥珀屋的哥尼斯堡城堡。
  重建工程歷經25年
  失蹤60年後,有世界第八大奇觀之稱的俄羅斯稀世珍寶琥珀屋,在聖彼德堡建城300周年盛典期間重現人間。
  重建工作從1979年開始,當時的蘇聯政府撥800萬美元專款重建琥珀屋,共有30名頂尖專家參與重建工程,歷時25年完工。為了重現琥珀屋當年的異彩,專家們的工作細微到用放大鏡的地步,用了整整6噸的珍稀寶石。
  重建工作的負責人說,重建琥珀屋用了整整二十多年,其中十一年用來研究和重現琥珀屋的老技術。我們所有的只是一些老照片,我們得從這些老照片中識別出13種不同的琥珀。然後進行對比,最後確定究竟是哪一種琥珀。
  謎中謎
  琥珀屋詛咒
  琥珀屋眾說紛紜的下落背後,還有更聳人聽聞的琥珀屋詛咒。
  有人相信,持續不斷的尋寶活動給一些知情者帶來了死亡和噩運,這就是所謂的琥珀屋的詛咒。因為琥珀屋的詛咒而神秘死去的人中包括哥尼斯堡美術館館長羅德博士,他專門負責琥珀藏品的管理工作。在蘇聯內務人民委員會(克格勃的前身)準備對他和他的妻子進行審問的前一天,倆人雙雙神秘死去。
  而簽署了羅德死亡證明的醫生也神秘消失。
  堅持不懈調查琥珀屋去向的喬治·斯台恩,被人發現一絲不掛地死在德國一個森林裏。斯台恩是一位德國研究人員,他曾幫助向蘇聯轉交了數百件納粹分子劫掠的文物,但蘇聯方面並不允許他進入加里寧格勒地區的禁區內。據去年俄羅斯媒體報導,奉命尋找琥珀屋的一個小組曾在1984年寫了一份秘密報告,抱怨他們的工作一直受到蘇聯軍方和克格勃的掣肘。
  俄羅斯情報部門的古賽夫將軍在對一家報紙記者談論了琥珀屋之後,便死於一次神秘的交通事故中,事故詳情一直不為人知。
  然而,在這些紛繁複雜的喧囂中,最灑脫的反而是俄羅斯人。他們用重建來紀念歷史,用今日的輝煌來笑對昨日的傷痛。
本條由網友[林貓]提供 2011/4/8 10:2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