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的起源歷史|首飾|珠寶|珠寶知識

[內容提要]:作為古老中國傳統工藝中獨有的一種古法材料和工藝,中國古法琉璃有著兩千多年的歷史和文化傳承。    關於琉璃的起源一直以來都莫終一是,也無從可考,只有流傳已久的西. 產於甘肅祁連山脈,因而又有祁連玉之稱。屬蛇紋石族玉石。半透明. 當晶瑩剔透的水晶成為大街小巷姑娘們的最愛,各種打著水晶招牌的. 翡翠生成的地質條件十分苛刻,它須要一個高壓低溫的地質環境(壓. 中國擁有獨特的玉文化歷史,玉文化較其他文化早數千年,早在新石. 玉雕製品可以說是最能體現玉石之美的玉石產品,也是玉石文化的精.
作為古老中國傳統工藝中獨有的一種古法材料和工藝,中國古法琉璃有著兩千多年的歷史和文化傳承。  
  關於琉璃的起源一直以來都莫終一是,也無從可考,只有流傳已久的西施淚的故事傳載了一段千古情殤。
  相傳,春秋末年,範蠡為剛繼位的越王勾踐督造王者之劍,歷時三年得以鑄成。當王劍出世之日,範蠡在劍模內發現了一種神奇的粉狀物質,與水晶融合後,晶瑩剔透卻有金屬之音。範蠡認為這種物質經過了烈火百煉,又有水晶的陰柔之氣暗藏其間,既有王者之劍的霸氣,又有水一般的柔和之感,是天地陰陽造化所能達到的及至。於是將這種物品稱為劍道,並隨鑄好的王者之劍一起獻給越王。
  越王感念範蠡鑄劍的功勞,收下王者之劍,卻將劍道原物賜還,還以他的名字將這種神奇的物質命名為蠡。
  當時,範蠡剛遇到西施,為她的美貌折服,驚為天人,他認為金銀玉翠等天下俗物俱無法與西施相配,所以訪遍能工巧匠,將以自己命名的蠡打造成一件精美的首飾,作為定情之物送給了西施。
  不料,這一年戰事又起,勾踐聞知吳王夫差日夜操練兵馬,意圖討伐越國以報父仇,所以決定先發制人。範蠡苦諫未果,越國終於遭到大敗,幾近亡國,西施被迫前往吳國和親。臨別時,西施將蠡’送還給範蠡,傳說中西施的眼淚滴在蠡上,天地日月為之所動,至今還可以看到西施的淚水在其中流動,後人稱之為流蠡。今天的琉璃就是由這個名字演變而來的。
  1965年,湖北江陵一號墓中出土了一把歷經千年卻鋒利如昔的傳奇古劍,劍格處鑲嵌著兩枚淡蘭色的琉璃,劍身的鳥篆文赫然顯示出越王勾踐,自作用劍。越王勾踐劍上裝飾的琉璃,是迄今為止發現年代最早的琉璃製品。無獨有偶,其後,在河南輝縣發現的吳王夫差劍上,劍格處也鑲嵌了三塊無色透明的琉璃。
  兩位糾葛一生的春秋霸主,以赫赫戰績稱霸天下,王者之劍絕不僅僅是身份與地位的象徵,更被他們視為生命一樣珍貴。兩位傳奇的王者,不約而同地將琉璃作為自己隨身配劍上唯一的裝飾,不由得為那段關於古法琉璃起源的傳說平添了幾許神秘。
  我們無法確認中國古法琉璃的起源,大抵在西施淚的傳說之前只有許多人文或是神話的傳說。但相對于西方玻璃起源的傳說,範蠡鑄劍發明了琉璃的傳說則更具中國文化的浪漫主義色彩。
  傳說,玻璃是腓尼基人(黎巴嫩人)發明的。在3000年前,一群運送天然蘇打的腓尼基海員,在地中海的一片海灘上燃起了篝火,他們用大塊的蘇打墊腳,支起了大鍋。飯後,人們在火堆的餘燼中,發現了一種象冰一樣的物質,原來沙的主要成分二氧化矽於蘇打的主要成分碳酸鈉混合後,在高溫下熔化,成為了鈉玻璃。
  另有一說,玻璃是源起于古埃及,由一位聰明而細心的陶器工匠在燒陶的過程中發現的。
  事實上我們一旦從學術的角度分析,這些傳說立即就失卻了他們存在的依據。
  二氧化矽的熔點約為1700度,以鈉質為助熔劑後,形成的鈉玻璃的熔點也在1450度左右,而即便是採用現代的優質燃煤,普通的爐膛內的溫度最高也只在600度左右,更不必說3000年前的篝火。從溫度上看,只有古埃及的制陶說還略有可能。
  將東西方的傳說相比較,儘管鑄劍說具有一些中國獨有的神話與浪漫主義色彩,但從物理和化學的角度看仍然具有更高的可信度。
  對於傳說細節上的真實性,我們可以不去計較,但體現出的中國古法琉璃與西方玻璃起源最大的區別所在,卻值得我們高度重視。
  根據對出土琉璃的化學成分分析,中國琉璃的主要助熔劑為鉛鋇(與天然水晶極其接近),而西方的古代玻璃以鈉鈣成分為主(與沿用至今的玻璃窗。玻璃杯相同)。在西方的玻璃配方中鋇的成分幾乎從未出現,鉛的使用亦是如此,而西方真正的含鉛玻璃要到西元十八世紀才廣泛使用,較之中國的古法琉璃工藝,整整落後了兩千多年。
  我們知道,鑄造青銅器所需要的溫度極高,熔化琉璃的主要成分二氧化矽完全沒有問題,其次青銅器的配方,需要在銅中加入鉛(方鉛礦)和錫,鋇是古代鉛礦(方鉛礦)的共生物,不能分隔,所以古法琉璃鉛鋇共存是必然。再者,古代鑄劍的砂模裏含大量的二氧化矽,這樣生成琉璃的材料。溫度。助熔劑條件具備,其他的一切也就自然順理成章了。
  在中國的許多專著裏都提到,琉璃是以流利母和琉璃石混燒而成。
  《錢圍山業談》載:奉宸庫者,祖宗之珍也……琉璃母者,若今之錢滓然,塊大小猶兒拳……。又謂真廟朝物…。但能作珂子狀,青紅黃白隨色,而不克自必也。
  《天工開物-珠玉篇》:凡琉璃石與中國水晶。占城火齊。其類相同……其石五色皆具……。此乾坤造化,隱現於容易地面。天然琉璃石日漸稀缺,尤為珍貴。
  《顏山雜記-琉璃篇》中取彼水晶,和以回青……的工藝記載也進一步映證了這種工藝的延續。
  從現今出土的文物判斷,西方出現半透明玻璃的時間大約在西元前200年左右,比中國古法琉璃出現的時間晚了近300年,出現透明玻璃的時間大約在西元1500年左右,比文獻記載的三國時期的吳主琉璃屏晚了1000多年。而西方出現人造水晶(類似琉璃成分)的年代大約在19世紀末,較之中國古法琉璃的出現則晚了2000多年。
  歷史悠遠的中國古法琉璃,從嚴格意義上講,其物理狀態應界定為一種透明(或半透明)的水晶狀態,從出土文物看,現今出土的最早的琉璃依然是越王勾踐劍上的飾品。從材料上看,琉璃是一種完全不同於水晶和玻璃的一種古法材料和工藝。

本條由網友[耳左之]提供 2010/1/12 0:2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