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博物院十大國寶之侯馬盟書|博物|山西|珠寶知識

[內容提要]:兩幅圖片即為1965年-1966年出土的“侯馬盟書”,由山西省博物院提供。   引子不尋常的一天   1965年深冬,勤工儉學的曲沃縣農業中學的學生們,又來到侯. 一曲東魏皇族的哀歌   2006年9月至2007年8月,為配. 慈禧  慈禧是歷史上著名的“奢侈”太后,生前酷愛珍珠、瑪瑙、. 好萊塢電影《加勒比海盜》中堆滿寶藏的小島令觀眾產生了無數的遐. 桑希」鑽石只重五十三點三三克拉。可是,由於它純淨透明,加工成. 瀆山大玉海現藏北京北海團城玉翁亭內,始作於元至元二年(西元1.


  兩幅圖片即為1965年-1966年出土的“侯馬盟書”,由山西省博物院提供。
  引子 不尋常的一天
  1965年深冬,勤工儉學的曲沃縣農業中學的學生們,又來到侯馬秦村考古勘探現場開始工作。同往常一樣,黃土從坑內被一鍬鍬鏟出,又被一車車裝走,工作井然有序,甚至還略顯枯燥。
  沒有任何跡象預示著這一天將是極不尋常的一天。不久,一些不起眼的石頭片被同學們陸續發現,在這些石頭片上薄薄的一層泥土下面,隱約有一些誰也不認識的紅色細小的文字樣符號。出於好奇,同學們把這些石頭片你一片、我一片裝了起來,他們完全不知道,這些石頭片是什麼,也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些石頭片不久之後對中國考古界、文化界產生的巨大震憾。
  這些石頭片就是1965-1966年出土的“侯馬盟書”。它見證了春秋末期晉國趙鞅參與晉國內部由六卿內爭至四卿並立的一場激烈政治鬥爭,正是這場政治鬥爭,拉開了作為標誌戰國時代開端的“三家分晉”這一重大事件的序幕。
  "侯馬盟書”是1949年以來中國考古發現的十大成果之一,也是山西博物院館藏的十大國寶之一。
  為什麼會有盟書———
  這是晉國諸侯和卿大夫搞小團體、打擊敵對勢力的約信文書
  出土“侯馬盟書”的盟誓遺址是侯馬晉國宗廟遺址的一部分,位於晉國遺址的東部偏南,即今電廠內。1965年12月發掘時,在約4000平方米的範圍內,發現長方形豎穴祭祀盟誓坑401座,發掘了326座,其中出土盟書的坑40座、地層單位2個,另有3座坑出土蔔筮文字。
  盟書坑集中分佈於遺址的西北部,豎坑大多為南北向,坑內大多埋有牛、馬、羊牲之一種,並有部分坑伴出玉石器。書寫盟書的玉石片,絕大多數呈圭形,最大的長32釐米,寬近4釐米,小的長18釐米,寬不到2釐米。盟書文字即是用毛筆蘸朱砂書寫在玉石器上。書寫文字的玉石器共5000餘件,可以辨識的約650餘件。其總字數約3000餘字,除去重複,單字也有近500個。
  “侯馬盟書”,是春秋晚期至戰國早期晉國卿大夫舉行盟誓的約信文書,亦稱“載書”。《周禮·司盟》“掌盟載之法”注:“載,盟誓也,盟盟者書其辭於策,殺牲取血,坎其牲,加書於上而埋之,謂之載書。”當時的諸侯和卿大夫為了鞏固內部團結,打擊敵對勢力,經常舉行這種盟誓活動。盟書一式二份,一份藏在盟府,一份埋於地下或沉在河裏,以取信於神鬼。
  侯馬盟書裏寫了什麼———
  盟書是趙鞅與眾多本族與異姓舉行盟誓的確鑿實物證據
  我省著名古文字學家、考古學家和書法家張頷先生考證研究,侯馬盟書的主盟人是春秋末期晉國政壇的重要人物趙鞅,即趙孟、趙簡子。
  春秋末期,各國卿大夫爭權鬥爭激烈,晉國尤為典型。侯馬盟書反映的歷史事件,就是趙鞅參與晉國內部由六卿內爭至四卿並立的一場激烈政治鬥爭,正是這場政治鬥爭,拉開了作為標誌戰國時代開端的“三家分晉”這一重大事件的序幕。
  從盟書內容反映出,盟誓成為趙鞅壯大趙氏頻繁使用的必要手段,從而使趙氏最終成為春秋末晉國實力最強的政治勢力。在聯絡團結各種力量為己所用的過程中,趙鞅不斷與同情者舉行盟誓。所謂“侯馬盟書”就是趙鞅主盟,與眾多本族與異姓舉行盟誓的確鑿實物證據。
  “侯馬盟書”為今人展示出晉國末期上層政要的爭權奪利。趙鞅作為晉國的新興勢力代表之一,為趙氏崛起,擴張宗族勢力、維護和鞏固自身權勢,可謂費盡心機,竭盡全力。他廣事結納,聯絡本宗,招降納叛。為凝聚內部形成合力,他召集同宗與投靠他的異姓,反復“尋盟”(多次舉盟),以聚攏人心。
  在暴力高壓下,參盟者一個個膽戰心驚,向神明起誓,以包括本人在內的身家性命為擔保,對趙鞅表示忠心;倘有違反盟誓者,就要全族誅滅。盟誓中還詛咒敵方使之受禍害,以求精神上的強勢。盟書誓約中趙鞅強調同盟者不准私自納室,如其知道他的宗族兄弟有納室行為,不加拘捕或不上繳其室,就要受神明誅滅的制裁,這鮮明地表現出趙鞅在政爭中維護本族經濟利益,貪婪佔有、搜刮民眾財富的胃口之大。
  盟書與歷史———
  "尋盟"反映出春秋末期整個社會禮崩樂壞、誠信缺失
  事實上,不管趙鞅及其同黨如何反復舉盟,信誓旦旦,但利益的血腥爭奪是統治階級的本性使然,一到面臨利害權衡時,他們從私利出發就會背信棄義,反目成仇。趙氏等四卿消滅範氏、中行氏二家後,四卿內部再起紛爭,拼殺的你死我活,不可開交,就是顯例。
  在春秋末,整個社會禮崩樂壞,動盪不安,誠信缺失。正是由於道德淪喪,出現了大量背信棄義的言行,才需要盟誓之類來約束結盟之人,以凝聚人心,鞏固內部。這就不難理解侯馬盟書何以出土有5000件之多,據統計參盟人有152人之眾這樣大的規模,且有許多“尋盟”(反復舉盟)的現象。很明顯,這種道德觀念上的淪落裂變,是社會大動盪、大變革的反映。大量侯馬盟書就是這一時代劇烈變革的確鑿實證材料。
  從盟書中反映參盟人表白誠信要請已故先君及神明鑒察,說明其時尚存有遠古遺留的普遍性的鬼神觀念佔據人們的頭腦。不過在趙鞅的時代,鬼神觀念只是一種敬畏的心理因素,是軟約束。盟書中強調參盟人要以身家性命擔保,才是最強有力的保證,是硬約束。
  從侯馬盟書現有材料分析,其中宗盟類的有514件、委質類的75件,納金類58件,詛咒類僅4件、蔔筋類3件,鮮明地,人事方面的內容大大超過詛咒、蔔籃這類與超現實鬼神觀念有關的東西,可見,“輕神重人”已成為參盟人的主體意識,這反映了社會意識隨著經濟、政治發展有了相應的進步。
  古都之謎———
  "侯馬盟書”中明示,此地是"晉邦之地"、”晉邦之中“。這揭開了一個大秘密:侯馬晉國都城遺址,就是晉國最後一個都城———新田之所在。
  晉國建國後,先後建都于唐、翼、絳。晉景公時,出於政治和軍事等方面的考慮,決定再次遷都,把都城遷至新田。
  當時,就遷都的問題,還發生過一番爭論。一般大夫主張遷到富饒的運城鹽池附近的“郇、瑕之地”,大夫韓厥則主張遷到新田,他認為新田土地肥沃、航運便利,而且民眾服從教化,很宜於晉國的發展和長治久安。晉景公採納了韓厥的建議,把都城由絳遷移到新田。其後晉國仍稱霸中原近百年之久,其疆域以黃河兩岸為中心,擁有橫跨今山西、河南、陝西、河北、山東五省部分地區的廣闊區域。
  烽煙散盡,新田的大街小巷早已湮沒在歷史的變遷和人們的記憶中。今天,在這五省境內已經找不到一處叫做新田的地方了。那麼,古新田到底在什麼地方呢?
  直到1952年晉國都城遺址在侯馬的發現,新田的具體位置之謎才逐漸被解開。此後的40多年,“品”字形古城、鑄銅、制陶、制圭等手工業作坊遺址、墓地和祭祀遺址先後在侯馬被發現,證實了侯馬晉國都城遺址就是晉國最後一個都城———新田之所在,特別是“侯馬盟書”中赫然言此地是“晉邦之地”、“晉邦之中”。“侯馬盟書”正是晉國遷都到新田以後的產物,這批珍貴歷史文物的發現,為確認古“新田”即是今日侯馬,提供了可靠的文字證據。
  侯馬盟書的書法價值———
  是我國目前所發現的古代文字中,用毛筆書寫而篇章完整的古人手書真跡。
  “侯馬盟書”是我國春秋晚期晉國的官方文書。朱書的“侯馬盟書”盟辭文字,其風格與銅器《欒書缶》、《晉公》有相似之處,其筆法與戰國楚之帛書,信陽簡書亦有相同之處,但是略具渾厚風格。盟書文字的時代,晚於甲骨文,與金文時代大體相同。經考古研究,“侯馬盟書”辭文書法與甲骨文、金文不相同。甲骨文字筆劃多為表示“刻意”,很少有書寫的“筆意”。金文有“商、西周、春秋、戰國”之分,但是金文皆為范鑄銘文,缺少書寫的風韻。
  “侯馬盟書”書法非常熟練,有的纖巧,有的灑脫,均出自“詛祝”人之手,不是一個人的筆法。有的字跡小到0.2公分,但是筆鋒仍然非常清晰,可知其文字必然是用柔軟而有彈性毛筆書寫。
  “侯馬盟書”辭文書法是古代先民創造的精美藝術品,是晉文化發展到一定階段的必然產物,也是中國古代書法藝術中的一枝奇葩。
本條由網友[春泥夏土]提供 2011/10/21 0:1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