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圖)尋找世界第八奇跡 “琥珀屋”人間蒸發?|琥珀|天然有機寶石|珠寶知識

[內容提要]:重新打造的“琥珀屋”光彩照人 有關“琥珀屋”命運的長篇報導著實讓人驚歎不已,但在引人入勝的同時卻又讓人心生疑慮。兩位元英國記者耗時3年時間研究失蹤的“琥珀屋”的. 1985年11月在蘇比富一次極具代表性的拍賣會上,翡翠首次脫. “只要人還能呼吸,眼睛能看清,我這詩就將流傳並給你生命。” . 1837年9月,查理斯·蒂梵尼和約翰·揚在紐約百老匯大街25. 提起奧斯卡,人們首先想到的就是群星薈萃、衣香鬢影的場面。其實. 在衛國戰爭期間,蘇聯政府頒發了種類繁多、數量驚人的勳章。直到.
重新打造的“琥珀屋”光彩照人     有關“琥珀屋”命運的長篇報導著實讓人驚歎不已,但在引人入勝的同時卻又讓人心生疑慮。兩位元英國記者耗時3年時間研究失蹤的“琥珀屋”的命運並將其研究成果寫成了一本新書《琥珀屋:20世紀最大的騙局》。著書當然是為立說。英國記者宣稱“琥珀屋”是被蘇聯紅軍所毀,他們找到的證據不僅可以解開困擾世界60年的“琥珀屋”命運之迷,而且還能揭露克里姆林宮所營建的一場延續至今的國家級的騙局。俄羅斯媒體對兩位元英國同行的紀實作品反應冷漠,但其消息稿中使用的標題帶有明顯的諷刺意味:毀掉曠世珍寶“琥珀屋”的不是希特勒納粹分子,而是將大半個歐洲從法西斯魔掌下拯救出來的蘇聯紅軍。     “琥珀屋”被稱作“世界第八奇跡”     從二次世界大戰至今的60年間,無論是前蘇聯和前東德政府,還是來自世界各地的探寶者,都對被納粹掠走的“琥珀屋”傾注了滿腔熱情。所謂“琥珀屋”就是數十塊鑲嵌著天然琥珀的壁板和完全用琥珀包裹的十多個柱腳。它們的總面積約55平方米,總重量達6噸,正好用來裝飾一個寬敞房間的四壁。用當時比黃金還貴12倍的琥珀裝飾整面牆壁,並飾以鑽石、寶石和銀箔,再加上歐洲一流珠寶工匠的精湛技藝,所有這一切都是為了顯示皇家的奢華與氣勢。     俄羅斯的“琥珀屋”是由彼得大帝在1717年建立的。在此之前,“琥珀屋”的主人是普魯士國王。為了與俄結盟共同對付當時在軍事上不可一世的瑞典,普魯士國王就將這件稀世珍品贈送給了彼得大帝。“琥珀屋”當年算是俄普兩國結為盟友的信物。後來,它又被移建在位於聖彼德堡郊外的夏宮,並成為女皇最喜愛的辦公場地。據說,青睞權勢而又風流成性的女皇既要在這裏召集內閣會議又要接待情人。蘇聯時期,“琥珀屋”是列寧格勒人的驕傲,也成了葉卡捷林娜宮的代名。     納粹1941年入侵蘇聯後,由於種種因素,蘇聯政府未能將“琥珀屋”及時轉移。葉卡捷林娜宮的專家們試圖用薄紗和假牆紙將“琥珀屋”遮蓋起來,以使其逃過納粹魔爪。然而納粹士兵很快就發現了秘密,他們將“琥珀屋”拆卸裝箱,運回德國的哥尼斯堡,也就是戰後成為蘇聯領土的加里寧格勒。“琥珀屋”曾在那裏的美術館展出,但在蘇軍1945年攻城前,“琥珀屋”突然不知去向,並從此銷聲匿跡。      無人知曉“琥珀屋”的命運     1945年,蘇軍攻克哥尼斯堡後,曾派專家小組仔細搜尋“琥珀屋”的下落,但卻一無所獲。而此前一直負責琥珀收藏品管理工作的哥尼斯堡美術館館長羅德博士卻在蘇聯專家找到他之前突然“病故”,據說,他的死相極端恐怖。     從二戰結束至今,有關“琥珀屋”去向的說法層出不窮,但卻沒有一種說法真實可信。一種較為普遍的說法是,“琥珀屋”仍然還在加里寧格勒。一些專家學者認為,1945年,絕望中的納粹無力將大批寶物轉移,“琥珀屋”應該不會轉移出柯尼斯堡,它也許會隱藏在市內某個地下室裏。有人拿出一些所謂的證據,堅信“琥珀屋”就埋藏在“第三地下室”。一家德國雜誌社還出錢對所謂“第三地下室”進行了長達數年的考古發掘工作。挖掘現場位於加里寧格勒的中央廣場,那裏曾是毀於1969年的皇宮城堡的廢墟。有證人說,他們親眼看見,在蘇軍進攻哥尼斯堡前,30多箱琥珀被隱藏進城堡的地下室。然而,考古學家雖說長年在那裏挖掘,但卻一直沒有發現第八奇跡的蹤影。一位當地的作家堅持說“琥珀屋”就在加里寧格勒郊外的某個地下設施裏,其主要依據就是城內地下通道的出口蓋子曾用鋪路石精心偽裝過。歷史學家們期望有朝一日“琥珀屋”能重現人世,但是科學家們卻對這樣的想法不屑一顧,他們認為琥珀對濕度和溫度的要求較高,因此“琥珀屋”不能在地下保存至今。     另一種說法是,“琥珀屋”已安全轉移,隱藏在世界某個角落的某個地下室裏。有人說隱藏在柏林附近一座早已廢棄的銀礦,也有人說隱藏在波羅的海岸邊的一座城堡裏,甚至有人願意相信“琥珀屋”早已被納粹分子偷運到了南美。     “琥珀屋”已被銷毀的說法也較為流行。哥尼斯堡美術館館長羅德博士的助手庫爾年科證實說,美術館的所有展品都在蘇聯紅軍快攻進城時,被德國人放火燒毀了。當然,這是將近60年前的說法。60年後的今天,又有兩個人提出“琥珀屋”早已被焚毀的說法,只是放火者這次被說成是蘇聯紅軍。在這個有關“琥珀屋”命運的新編故事中,主人公是一個名叫阿納托裏·庫楚莫夫的藝術史教授,一個在藝術史研究方面的名人。此人死於1993年,在“琥珀屋”被納粹搶走前,他曾在葉卡捷林娜宮擔任“琥珀屋”的守護工作。為“琥珀屋”編寫新史的兩名英國記者說,他們在聖彼德堡的國家中央文學藝術博物館中發現了庫楚莫夫的私人筆記。庫楚莫夫戰後受蘇聯政府的委託從事尋找“琥珀屋”方面的工作。他曾採訪過哥尼斯堡城堡內軍官酒巴的老闆,後者證實說,1945年4月,他親眼看見在城堡中的騎士大廳裏擺放著一批已包裹好的裝運“琥珀屋”的箱子,他說,這些箱子沒離開城堡,“在當時戰火紛紜之際也不可能運出”。後來,城堡由蘇聯士兵佔領。幾天之後,那裏發生了火災。沒人知道火災因何而起,在當時情況下,也無人對事件進行調查。正是根據庫楚莫夫檔案中的這份採訪記錄,英國記者斷定說,納粹未能按計劃將“琥珀屋”轉移至德國的薩克森,正是蘇聯紅軍在1945年焚毀了城堡中的騎士大廳,從而也就成了焚毀“琥珀屋”的罪人。英國記者還據此推測說,蘇軍士兵之所以做出焚毀城堡的蠢事,或是出於復仇的強烈願望,或是軍紀不嚴所致。不僅如此,兩位元英國記者還在沒有任何直接證據的情況下推斷,克里姆林宮無論過去還是現在都在隱藏“琥珀屋”早已焚毀的事實,有意製造“失蹤的琥珀屋”這一神話,用以在處理國家關係時佔據優勢。     這個被英國記者考證出來的有關“琥珀屋”命運的故事,聽起來新奇刺激,生動煽情,但是,讀者同時可以發現,在華麗精美的文字底下卻很難找到真實可信的事實與論據。有關“琥珀屋”的傳說很多,英國記者“挖掘”出的證據不過是上千種證詞中的一份,每一份證詞似乎都能自圓其說,都真實可信。俄羅斯人說,“琥珀屋”的命運是俄羅斯、德國,同時也是世界歷史的一部分,其價值在於能夠讓人們有勇氣面對和戰勝人類自身的弱點,並增加對未來的信心。去年5月,在聖彼德堡建城300周年之際,莫斯科重新打造的“琥珀屋”橫空出世,光彩照人。新“琥珀屋”中傾注著莫斯科的光榮與夢想,同時也包含著德國企業捐贈的巨額資金。俄羅斯文化部長說,“琥珀屋”重現人間是俄德兩國友誼與相互理解的象徵。     傳說中,琥珀是美人魚的淚水,珍貴異常,每一顆都要經過千萬年的變化才能形成。一屋子的琥珀集結成的藝術品當然更加珍貴,它或許也要經過萬世的坎坷與磨煉,才能成為引導人類走向未來的指路明燈。
本條由網友[波波媽]提供 2011/10/20 13:5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