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蘊涵的質色美(一)|翡翠|天然玉石|選購指導

[內容提要]:翡翠被再次發現和應用時正處於玉文化高度發展的後期,和田子玉開採了三四千年,蘊藏日趨減少。西域向中央朝廷採取進貢的方式將和田玉輸往內地,因其產量不足,便以次充好,. (一)色: 綠與白   白是質地,即輝石礦物。白也可分為微透. (二)水   和田玉以溫潤為其第一生命。溫有性純粹、溫柔、寬. (四)地   “地”是我國工藝美術行業的通用語,系指所用材料. (五)廠口   “廠口”是翡翠出產的地點,相當於礦產業的礦區. (七)髒   “髒”是玉行中的行話,系指玉坯中內含的黑或灰色.
翡翠被再次發現和應用時正處於玉文化高度發展的後期,和田子玉開採了三四千年,蘊藏日趨減少。西域向中央朝廷採取進貢的方式將和田玉輸往內地,因其產量不足,便以次充好,或開採原玉以增加產量,但仍不敷應用。內地開發岫玉、獨山玉、茅山石等地方玉料供應市場。在內地玉料日趨短缺的條件下,翡翠便得以進入東部沿海地區各大城市。但翡翠自猛拱產地運入騰越、大理、昆明以至被廣大漢族士紳接受認可再到喜愛佩用,似也經歷了一個很長的時間。首先,漢族知識階層受到和田玉玉文化薰陶,愛和田玉如命,成了和田玉癖,所以看到新來的翡翠便以和田玉與之相比較,往往採取排斥的態度。徐霞客作為一位出身江南的知識份子遊歷到雲南永昌時,看到市場上的翡翠稱作“翠生石”,低和田玉一等,故不稱玉而稱石。徐霞客游雲南時已是崇禎十二年(1639年),他對翡翠的看法尚且時加貶低,其前文人的態度則可想而知。   據徐霞客說,翠生石分為兩種,一種是“白多而間有翠點,而翠色鮮豔,逾于常石”。當地生產者因其少翠而丟棄不用,偶爾也用此石抵擋上司取索。徐霞客反而喜歡其翠,因其白地鮮明,翠綠也特別明顯,而取用以制二印池。另一種“純翠者”是通身滿綠的翠玉,這一塊翠玉也是他的朋友潘生因不看好白地翠點的翠生石而將此純翠送給他。潘生以為此翠為妙品,而徐霞客看了之後反而認為它黯然無光。他喜愛白地翠,並不喜愛滿綠的純翠。這種愛好與當地文人是截然相反的。這只是個人愛好問題,並無是非可言,但是在不同愛好下面卻隱藏著和田玉玉文化底蘊厚薄、接觸翡翠時間長短及其理解深淺等內在因素。徐、潘二人對同一翠料的美有著截然不同的感受和評價。徐霞客從外地來到雲南乍一看到兩種翡翠,就喜歡白地翠點的質白者,“以其白質而顯”,其深層的原因則是根深蒂固的重和田白玉、羊脂白玉的審美觀起了作用。明末文人士大夫重白玉和黃玉,其下為甘青、碧玉、墨玉、紅玉,最後是綠玉,碧色和綠色排在第三和第七(明高濂: 《遵生八箋·燕閑清賞箋·論古玉器》頁482頁,巴蜀書社,1988年)。徐氏欣賞白色質地的翠也正是明末文人玉料審美的一般趨勢。但是雲南本地文人、商人卻重純綠的翠玉,稱其為“妙品”,而鄙視白質翠玉為“無用”,與徐氏對翡翠的看法迥然有別。因潘生與翠生石常年接觸,有了真切的體會,發現了翠玉美的所在,加以又能深刻地理解,所以擺脫了和田玉審美傳統的束縛而形成雲南人的翡翠審美觀。
  清代內廷乾嘉時期有永昌碧玉、雲石、滇玉、永昌玉、雲南玉、雲產石、翡翠、雲玉、翠玉等多種名稱,有可能是不同名稱分別代表了翡翠的不同品種,也不排除同一種翡翠有著幾種不同的稱呼。聯繫清宮舊藏翡翠器來看,確實也只有兩種與徐霞客分類相似。同時,這些名目繁多的稱呼反映了翡翠進入內廷後的幾十年間皇帝與內務府官吏在認識上的紛紜情況,其名稱最終還是統一於翡翠和雲玉上。翡翠包括白質和純綠者兩種,而雲玉即單指白質者,可知雲南人重視純翠,舍白質者不用。經歷了百餘年,到了晚清,翡翠在內廷及城市方為廣大士庶所接受,在玉器市場上方能佔有份額,並由小到大最終佔據了優勢,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翡翠經其固有的美征服了全國廣大士庶群眾之心。所以,在此我們有條件聯繫古今說法來討論翡翠美。
本條由網友[Amjad]提供 2011/11/8 8:1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