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陶瓷裝燒工藝發展史(九)|基礎常識|陶器瓷器|

清前半期,景德鎮陶瓷界名人輩出,其中尤為傑出的有:吳麂字粟園,安微省歙縣人,清初繪瓷名家。吳氏善繪山水,同時善仿越窯的秘色器。他所辦的窯廠,被稱為“吳窯”,與當. 很多瓷器收藏家及愛好者,總是看重官窯瓷器,尤其是明、清的官窯作品更是成為他們集藏的重點。一來這樣的瓷. 元代在統一中國前夕已在景德鎮設立“浮梁瓷局”,其時在1278年。元代統治者對制瓷業的高度重視由此可知. 利用文學藝術渲泄胸臆間鬱悶和憤激的例子很多。明代甯王朱權後裔朱耷明亡後出家,自號八大山人,擅畫水墨花. 1004期《中國文物報》陶瓷版有曹建文先生一篇文章,談景德鎮克拉克瓷窯址被發現的問題,讓我想起近年“. 回看中國陶瓷歷史的發展路程,考古發掘證實,秦漢之時已出官陶之作。如出土于秦都咸陽和阿房宮、始皇陵及漢.
    清前半期,景德鎮陶瓷界名人輩出,其中尤為傑出的有:
    吳麂 字粟園,安微省歙縣人,清初繪瓷名家。吳氏善繪山水,同時善仿越窯的秘色器。他所辦的窯廠,被稱為“吳窯”,與當年官窯中的唐窯、郎窯、年窯齊名。
    臧應選,清朝廷派駐景德鎮的督陶官。清康熙十九年(1650華),清朝廷派遣 臧應選等人駐景德鎮禦窯廠督造禦器。在他督陶的7年中,禦窯廠所造瓷器各色俱全,其中尤以鮮紅、蛇皮綠、鱔魚黃、吉翠、黃斑點為最佳。臧氏督造時,其窯稱為“臧窯”。
    郎廷極 字柴垣,清康熙間的江西巡撫兼景德鎮督陶官(自康熙四十四年至五十—年,兼職督陶7年)。郎氏對陶瓷史研究頗深且酷愛古器。郎氏督陶時,其窯稱為“郎窯”。清人劉廷璣稱郎窯乃“柴垣中亟公開府江西時所造也,仿古暗合,與真無二,”又稱郎窯所造的描金五 爪雙龍酒杯、脫胎碗等器“誠可謂巧奪天工矣”。當年郎窯所創的一種紅釉瓷器,極為名貴,被稱為“郎窯紅”。此外,郎窯還創燒出一種頗為珍貴的素三彩。
    唐英 字俊公,別號俊公、俊公氏、雋公、叔子、蝸寄、蝸寄老人、陶成君士人、陶人、榷陶使者等。關東瀋陽人,生於1682年,卒於1756年,清代朝廷派駐景德鎮的督陶官。唐英自康熙三十六年起,供役養心殿(宮廷手工藝作坊)長達20餘年,對工藝生產非常熟悉。雍正元年(西元1723年),任內務府員外郎。雍正六年(西元1728年),奉命駐景德鎮協理陶務,至乾隆八年(西元1743年)十一月,結束陶務離鎮。他在景德鎮協理陶務的15年中,為發展陶瓷生產作出了傑出的貢獻。據記載,雍正六年秋季,唐英一到景德鎮,便來到瓷工當中,與工人們吃住在一起。經過幾年的努力,他基本上掌握了制陶的要領。在此基礎上,于雍正八年(西元1730年)繪製《陶成圖》。雍正十三年(西元1735年),著成《陶成紀事》。乾隆八年(西元1743年),撰成《陶冶圖說》,並製圖20副,對景德鎮的制瓷工藝進行了科學總結。唐英的這些著作,對指導、促進景德鎮的瓷業生 產起到了重要作用。在鎮督陶期間,唐英還親自動手製作陶瓷,傳世作品甚多,他的力作“白地墨彩篆書壽字筆筒”、“行書筆筒”、“冬青釉隸書瓷板”、“粉彩三果盤”等,現分別珍藏於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中國歷史博物館等處。為紀念這位曾為發展景德鎮瓷業生產作出過傑出貢獻的督陶官,1987年有關部門在市郊盤龍山興建了一座莊嚴、古樸的“唐英紀念室”,室內陳列了唐英的畫像、塑像及著作。為使後人瞭解唐英的事蹟,廣播電視部門還專門拍攝了一部《督陶官——唐英》的電視故事片,該片於“第二屆中國瓷都——景德鎮國際陶瓷節”前夕攝製完畢,節日期間在景德鎮電視臺正式播出。
    年希堯 清雍正間的淮安板閘關督理兼管景德鎮禦窯廠窯務。在他兼管窯務的l0年中,其窯稱為“年窯”。當年,“年窯”所造瓷器“極其精雅”,“琢器多卵色,圓器瑩素如銀,皆兼青彩,或描堆暗花,玲瓏諸巧樣,仿古創新”。這段時間,發明了不少新的色釉,其中尤以胭脂釉瓷為最佳,其胎骨極薄,在器外胭脂釉色的映照下,器內的白釉也隱隱透出粉紅色,極是好看。清人查儉堂在《年窯墨注歌》中稱道:“國朝陶器美 無匹,邇來年窯稱第一”。
  乾隆後期,景德鎮的瓷業開始走下坡。嘉慶初,禦窯廠生產的品種和數量遠不及乾隆。鴉片戰爭(西元1840年)以後,中國淪為半封建華 半殖民地,在外國侵略者和國內反動統治的雙重壓迫下,中國民族工業受到嚴重摧殘,景德鎮瓷業也每況愈下。
  道光時,生產規模驟縮,一些優秀工匠及繪瓷藝人紛紛離去,制瓷水嚴大為降低。咸豐初,禦窯廠還燒制有限的禦瓷和祭品,成豐五華後便基本停燒。
  同治時期,禦竊廠所制瓷器大都為宮延婚喜壽慶用瓷。同治七年,江西巡撫為官廷在景德鎮燒造瓷器7294件,作為同治皇帶大婚禮時的用品,其中以大碗公、大碗“、中碗、湯碗、黃酒碗、酒杯、湯匙和大中小盤、碟等餐具為主,餐具以148件為一套,屬晚清宮室中式餐具的典型瓷器。同治九年.禦窯廠專為慈禧用膳處燒制了大魚缸、燈籠尊、花盆等約萬件。
  光緒時期,禦窯廠陸續為清官及東西陵製作了數量”可觀的精美瓷器和祭品。光緒元年和二年先後為宮內各殿燒制過大量的御用琢器、圓器瓷器。光緒十年,僅為慈禧五十壽辰而制的賞賜用瓷便花去白銀一萬五千兩。光緒二十年為慈禧六十痔辰大典燒制了兩批瓷器,第一批瓷器耗銀八萬九千九百兩,第二批瓷器又耗銀三萬八千五五百兩。光緒三十年為慈禧七十歲“萬壽慶典”燒制成套餐具等瓷器又耗銀三萬八千五百兩。這幾次所生產的瓷器,其花色、瓷質都是很不借的,其中署有“天地一家春”、“長春同慶”、“吉祥如意”、“永慶長春”款的瓷器,均為精品,宣統時禦窯廠仍沿襲光緒舊制。
  宣統二年,為東西陵燒造供器、爵、罐、盤、碗一批,多為白釉素瓷,製作精良。同年(西元1910年),景德鎮成立江西瓷業公司,設本廠於景德鎮,設分廠于鄱陽,在分廠中建一學堂—中國陶業學堂,以培養新的技藝人員,並擬用機械制瓷,煤窯燒瓷。1911年後,因款源中斷,分廠倒閉,陶業學堂則改為江西省立。
    鴉片戰爭後,門戶開放,資本主義國家的洋瓷大量擁人我國,中國反而成了洋瓷的傾銷市場。道光後,景德鎮瓷器在國內的市場越發縮小,惟美術陳設瓷、仿古瓷在國內仍享有較高聲譽,據有廣闊市場。清末,國外帝國主義入侵,國內清政府腐敗,動亂四起,使景瓷外銷受到嚴重影響。《江西通志稿》雲,咸豐十一年(1861年),景瓷輸出量為9848擔;同治時輸出量最多的年份是同治三年(1868年),為583l擔;光緒時,輸出量最多的年份是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為6785l擔,最少的年份是光 緒四年(1878部),僅5046把。從以上數位可以看出:同、光兩朝,瓷器出口極不穩定,起落之間,競相差十倍以上。
    清代後期,景德鎮與國內外的技術交流日漸減少,其中較為突出的僅有這樣兩例:一次是清同治八年(1869年)十月,法國著名地質學家李希霍芬專程來景德鎮考察。在鎮期間,對當地的瓷土礦藏及地質結構進行了比較細緻的調查。回國後,他發農了1篇專門介紹景德鎮制 瓷用的瓷石和高嶺上的文章,將高嶺村產的高嶺土第—次公諸於世。從此“高嶺”一詞便成了國際礦物學中的—個專用名調。另一次是清後期,景德鎮在學習、借鑒西洋瓷雕造型、裝飾的基礎上,造出了—大批哈巴狗之炎的瓷雕。這類瓷雕出口後,頗受外國人欣賞。
本條由網友[葡萄媽]提供 2011-11-2 14:06:56
古陶瓷色釉的化學成分及製作方法 古樸的燙酒瓷壺 鈞州窯 鈞台窯與鈞窯 乾隆粉彩花樣出新 瓷畫重現長江千里大搶運 唐英書“佑陶靈祠”青花瓷匾 陶器瓷器 更多關於[基礎常識]

基礎常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