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收藏家追逐的文玩雜項 文房小物伴書香|文房四寶|書法繪畫|

說到文房用品,最先想到的無非是筆墨紙硯四大類,常被稱之為“文房四寶”,是舊時文人須臾不可或缺的東西。近百年來,中國文字的書寫受到西方文化的影響,一支自來水筆或圓. 硯臺為文房四寶之一,是中國特有的具有特殊風格的一個文書工具,在北京翰海舉行的一次拍賣會上,一方清康熙. 筆筒在古代文具中出現得最晚,大致到了明朝晚期,文人的案頭才設置筆筒。這與一般人的想像有些出入。筆筒造. 筆筒是一種最為常見的置筆用具,一般呈圓筒狀,材質多樣,可見竹、木、瓷、漆、玉、象牙、紫砂等,是文人書. 筆的歷史    在林林總總的筆類製品中,毛筆可算是中國獨有的品類了。傳統的毛筆不但是古人必備的文房用. 筆洗是文房四寶筆、墨、紙、硯之外的一種文房用具,是用來盛水洗筆的器皿,以形制乖巧、種類繁多、雅致精美.
說到文房用品,最先想到的無非是筆墨紙硯四大類,常被稱之為“文房四寶”,是舊時文人須臾不可或缺的東西。近百年來,中國文字的書寫受到西方文化的影響,一支自來水筆或圓珠筆、一張白紙即可成就千萬言,乃至最近十餘年來,在電腦鍵盤上敲敲,謂之“換筆”,照樣能成就錦繡文章,且速度之快捷,遠非昔時書寫方式可及。
  
  書寫方式的革命是現代社會的重要標誌,除了從事書畫創作與研究的專業人士之外,大多數現代文人的書房中已經沒有了“文房四寶”,更不要說與之相關的一些雜項。於是許多舊時的書房文具不僅淡出了生活,甚至已為今天的人們所不識。生活的簡約化不僅僅是中國如此,也是世界各國共同存在的現象。中國舊時書房的文具飾物固然特別繁複講究,而西洋舊時書房的器具也並不簡單,我在歐洲的許多舊貨店或古玩鋪中就看到過這類東西,有的能叫出名字或知道用途,有些我也不甚了了,不但叫不出名稱,更不知道是幹什麼用的。前一兩個世紀歐洲文人或貴族的書房用品,雖然與我們因文化差異有著形式上的不同,但就其精緻與講究的程度而言,也並不遜色。例如精美的料器墨水瓶、燙金壓花的羊皮紙夾、犀牛角柄的裁刀、橡木雕刻的各式信插,如此等等,令人目不暇接。
  文房用具代表著一種生活品位,也是對優雅和精緻生活的追求,不同於一般古董的是,它們不但有著藝術觀賞價值和裝飾作用,其每一樣東西又都有著很強的實用性,置於書齋案頭,隨時都能派上用場,或者說它們是筆墨紙硯的附屬品,用以共同完成某一個連貫的程式,既方便,又實用。因此在一百年前,這些東西多未列入古董之類,只是作為實用器物。而時至當今,人們才注意到它們的價值,漸漸成為收藏家追逐的文玩雜項。從其質地類別上,雖有金石陶瓷、竹木牙角之分,但在器物類別上卻都屬於書房案頭文具。
  書房文具大多與筆墨紙硯相關,例如與筆相關的筆筒、筆格(又稱筆山)、筆床、筆盒、筆洗、筆覘之類。與墨相關的墨水匣、墨床,與紙相關的鎮紙、壓尺、裁刀,與硯相關的水注、水中丞(水盂)等等,此外還有印章、印泥、印盒及盛漿糊的糊鬥、盛緘封用蠟的蠟鬥之屬,真是不勝枚舉。用途之廣泛,器物之繁多,則可謂遠勝於古代歐洲了。另一方面,這些器物同時還是藝術的載體,或燒、或鑄、或書、或畫、或鏤、或刻,無不精美異常,成為曠世奇珍。
  筆洗、筆格與筆覘
  筆洗和筆筒一樣,其實原來都是常見之物,只是筆筒(或稱筆海)至今還未退出歷史舞臺,仍用它來插各色各樣的筆,而筆洗卻由於毛筆的使用範圍縮小,已不常備於案頭。古人書畫必洗筆。目的是散發墨中的膠性,用水浸潤筆尖,使之揮灑自如。有人誤會筆洗是最後涮筆的器皿,其實不然,應該說,筆洗的最大作用是在書畫過程中隨時浸潤筆尖,不使膠涸並能調節濃淡的盛水之物。傳說有王羲之曾在鵝池中浸筆,使得池水盡黑的故事,雖然誇大其辭,也由此可見洗筆浸筆在書畫中的作用。筆洗自中古以來就有許多記載,成為文房中的要器,有玉制、銅制,而最多者為瓷制。銅制者分為洗、盂、釜、卮、 五類,雖器形有異,然而用途是一致的。玉制也有圓形、長方形、環形之不同。宋代哥窯的筆洗最為著名,器形有粉青葵花洗、罄 洗、荷花洗、卷 洗等,宋龍泉窯也有雙魚洗、菊花洗、百褶洗等。傳至今天,已經是價值連城的文物,即使在明清之際,這些宋哥窯、龍泉的筆洗已經沒有人再捨得放置在案頭使用,而是大多用當代筆洗作為潤筆之物。
  筆格,也稱為筆架、筆山,是架筆的器物。古人書畫時,在構思和暫息間藉以置筆,以免筆桿周轉汙損他物。筆格始於何時,已無從考證,但據《藝文類聚》載南朝梁簡文帝有詠筆格詩看,起碼早在南北朝時期已經有筆格了。筆格的質地最為廣泛,玉、石、金、銅、瓷、木皆可製成筆架。據一位古玩行的前輩告訴我,中古時期的筆格多為玉石製成,形制較大,多用白玉、壽山、雞血石。明清時,常有以筆格切割打磨後改制成的印章,所以早期完整的玉石筆格已不易見。銅制筆格形式多樣,最大的有十二峰頭為格者。哥窯也有瓷制筆格,多分為三山五山不同形式的的大小。而木制筆格多以根枝蟠屈之原狀略加修飾,時久包漿,成為天然筆格。筆格的形式除了一般的山形之外,還有諸如仙人睡臥、蟲獸花鳥等等,如有白玉做母貓橫臥狀,身負六子相依,起伏為格,極為生動別致,神態畢備,這類筆格的藝術觀賞性就遠在實用性之上了。
  筆覘,俗稱筆掭,是覘筆之器。古人運筆除了可在硯上掭筆外,更備有掭筆之物,謂之筆覘。有瓷制、玉制、琉璃制、水晶制等,這種筆覘近代已不常用,因此許多人對這一名詞已覺生疏。舊時筆覘向以定窯或龍泉窯小淺碟式為最佳。今年春節之際黃苗子先生的高足王亞雄先生來訪,亞雄先生多才多藝,曾為苗子先生制金石拓片、木刻陶藝頗多。他贈我一親手製作的筆覘,是用一朵靈芝製成,上下切割後打磨平整,以十數道漆擦拭,光滑如鏡,甚為可愛,誠為筆覘中之另類也。
  鎮紙與壓尺
  鎮紙是書房中壓紙、壓書之物,故而又稱紙鎮、書鎮。為了使紙張和書籍舒展或打開放平,鎮紙多採用較重的物質製成,如玉石、銅、水晶、瑪瑙等,形式多樣,如玉兔、玉牛、玉羊、玉虎、蟾蜍、子母螭等,形制古雅,體積可大可小。銅制者也多為獸形或為龜、螭諸狀,並有銅鎏金者。明代宣德鑄爐,後來稱為宣銅,宣銅器中也有不少鎮紙,製成牛、羊、貓、犬、狻猊之類,無論真贗,鎮紙下多有“大明宣德年制”。幼時家中有一宣銅鎮紙,形像怪異,頭上有鈍形獨角,呈臥狀,下面也鐫“大明宣德年制”,後來在““文革”中被一群“學工”來安裝玻璃的學生順手牽羊拿走。這種獸形我後來再也未見到過。據《清異錄》載,鎮紙在宋代還有如“小連城”、“套子龜”、“千鈞史”等別稱,在形制上也是多種多樣。如張 就曾記陸遊贈他鎮紙一事:“三山放翁實贈我,鎮紙恰稱金犀牛”。
  壓尺的作用大致與鎮紙相同,但分量卻要輕許多,一般用於展平較輕的紙或長卷,而不用於壓書籍。今人多稱鎮紙為鎮尺,實際上是錯誤的,也是將兩種器物混為一談。壓尺就是尺形,可長於尺,也可短於尺,並不拘於尺度,大多為銅制或木制,又多為成對的形式。銅制壓尺多鐫刻古器物銘文、古泉、古器等花樣,多稱博古紋。木制者常以烏木、紫檀等質地較重的木材為之,年代久遠,形成包漿,光滑圓潤。也有鐫刻嵌金銀絲者,如清代末年濟南田 (菊畦)與兄皎
  (曉山)俱善嵌銀工藝,所制紫檀、烏木壓尺以嵌金銀絲構成山水、花鳥、人物,光緒年間曾以嵌絲壓尺等工藝參加巴拿馬賽會獲金獎,其創作堪稱絕品。
  臂擱
  臂擱也稱為臂隔、臂閣或秘閣,是書寫時枕臂之物,它的作用一是用來支持臂腕而不致為桌面所掣肘,一是在炎夏之際不使手臂的汗水與紙張粘連。據明代屠隆《考 餘事》的說法,秘閣(即臂擱)是從日本傳入中國的。它的形式初如圭狀,後來發展為長方形,長可尺許,寬在二三寸之間,寬度之間微微隆起,正好做枕臂之用。最珍貴的為長形古玉制,一般多為漆器、紫檀、烏木、象牙、竹等,上面或擦漆描金,或用平刻,山水花鳥皆備。竹制臂擱最為流行,書畫篆刻也更為瀟灑。清代書畫篆刻名家如程庭鷺等,善自刻臂擱,山水人物寥寥數筆,生動傳神,且刀法洗練,遠非坊肆中匠刻堪及。
  除了以上提到的各種材質之外,我也曾見過一種澄泥臂擱,長度不過六寸許,是以汾水澄泥製成,做竹節枝葉狀,由於年代久遠,包漿極好。臂擱的下部四角都有兩三毫米的矮足,使其能與書桌形成一點兒間隙。此物後為金陵八家之首的清代丁敬所得,並在澄泥臂擱的背面篆刻銘文,考為元代之物。這種澄泥臂擱是此類器物中很少見的。
  文房小物,隨著時代的變遷已經漸漸在書齋中消逝,而作為一種藝術的載體卻為現代收藏界所重視,當然也是好事情,但那種伴著書香的精緻與優雅卻離我們越來越遠了。
本條由網友[加加兒]提供 2012-4-9 14:22:46
文房用具鑒賞 硯的種類 端石荷塘遊魚硯 辨別硯材產地 宣紙簡史 端硯的鑒賞 書法繪畫 更多關於[文房四寶]

文房四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