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匾詳述明末事|木雕|雕品工藝|

筆者在一藏友處見到一塊明末刻字木匾,保存狀況基本完好。木匾長185釐米,高64.5釐米,厚3.5釐米,系用同一棵樹的三塊截板組成,兩面均不見釘眼,應是隼鉚拼接而. 華石沖是大別山深處一個古老的村莊,也許正是由於閉塞,村子裏的建築木雕才得以保存至今。華石沖最讓我難忘. 浮水印木刻曾有過很體面的歷史,自唐代就很發達,至明萬曆、天啟年間達到鼎盛時期,登上了藝術的最高峰。其. 明中後期吸食旱煙風較為普遍,故旱煙盒亦成為人們把玩觀賞的雅玩和侃聊品茗時互作比勝鬥奇的腰間佩飾。明清. 我國傳統的雕刻藝術多施展於質地較堅韌的材質上,如金、銀、銅、鐵、象牙、印章、竹子等,採用的加工工藝有. 筆者收藏有一柄黃楊木巧雕如意,如照片所示。這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精品,用“奇、巧、妙、絕”4個字來形容是.
筆者在一藏友處見到一塊明末刻字木匾,保存狀況基本完好。木匾長185釐米,高64.5釐米,厚3.5釐米,系用同一棵樹的三塊截板組成,兩面均不見釘眼,應是隼鉚拼接而成。木質較硬,非本地木材。正面四周有寬約3釐米的平整的邊框,據賣主講,木匾原來鑲有黃銅板,“文革”時被家人起掉賣了廢品。正面刻陽文,背面光滑。刻文自右至左豎排34行,滿行14字,最少的一個字。楷書,筆劃非常工整。每字約4釐米×4釐米,高1.5毫米。原來刷有紅色底漆,上覆金粉。目前大部分金粉已脫落,只在一些字的筆劃縫隙和字距間尚存金粉、紅漆。除第12行有一字脫落不可辨識,其他字雖已腐朽過半,但字跡仍清晰留痕,其刻文如下:     崇禎四年正月二十三日。上禦文華殿,召大小九卿科道、錦衣衛與十三省藩臬。諸臣行五拜三叩頭禮以次。召對循次。召江西左布政使何應瑞。上問:“潘府贍田,屢奉明旨,如何不見回奏?”臣應瑞奏曰:“江西砂磧之鄉,山水多而可耕之田少。都是小民種□(此字殘破不可辨識),見今撫按嚴催各府州縣,臣來時尚未回報。”上曰:“已是三年了。左也是無田,右也是無田。”又說甚麼折銀,中間還有甚麼緣故麼?臣應瑞奏曰:“委果是無閒田。”上曰:“遵旨作速回奏。”各省召對畢,複召各官俱前。上諭曰:“親民之官無如府、州、縣,有司督帥,他的全在爾等。若監司官肯實心供職,正巳率屬,有司自然是好的。爾等回任,都要教導有司,用心愛養百姓,不可貪贓壞法,貓鼠同眠。好的朕有顯擢,不好的朕有顯斥。國法嚴明,決不輕貸。爾等可將朕的言語時時體念勿忘。”各官承旨,一叩頭一躬而退。江西等處承宣佈政使司左布政使臣何應瑞謹紀。
    這是當時江西左布政使何應瑞的一篇日記,它記錄了崇禎四年正月二十三日,崇禎帝在文華殿“召對”內外重臣一事,重點是皇帝與何應瑞的對話及召對後的諭旨。語氣中肯,口語化濃郁,比一般史料的書面文字顯得生動、形象。在這裏還準確地記錄了群臣朝見皇帝時的禮儀,應被視為第一手資料,並可與文獻中有關的記載相印證。從這篇日記裏,對於崇禎帝有關吏政、安民、施治的政治抱負,可見一斑。日記的主人何應瑞,《明史》無傳。據清乾隆二十一年《曹州府志》載:字聖符,山東曹州(今菏澤)人,萬曆三十八年進士,授戶部主事。歷任常州知府、河南學政、江西左布政使。“辛未入計,召對文華殿,敷奏稱旨,進秩副都禦史”。“辛未”即崇禎四年的干支紀年,也是日記中所提的“上禦文華殿”一事發生的時間,可與《明史·本紀·莊烈帝》“崇禎四年正月已亥,召對內閣九卿科道及入覲兩司官于文華殿……”相呼應。
    關於這塊木匾的來歷,筆者曾拿著該匾的照片走訪過一些何姓老人,聽他們講,此匾是何應瑞從南方送回老家來的,原來在何家祠堂裏懸掛過,至於何時失落,說法不一。
    這種長篇紀事的刻匾尚屬首見,不僅為匾額收藏提供了一個新的品種,而且匾刻文字還可與某些文獻相互印證,具有較高的史料價值。作為木質文物,歷經300多年的水患、戰爭、動亂而得以保存下來,確屬不易。
本條由網友[林貓]提供 2012-4-9 14:19:27
西漢 木雕坐俑 黃楊木巧雕如意 難得一見的大件癭木雕 木雕的分類及鑒賞秘要 木雕應用 西漢 木雕鴿子 雕品工藝 更多關於[木雕]

木雕